萌萌小包子~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22

*文笔不好勿喷

*短小勿怪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ky请止步


元旦的时候我想写一篇小甜饼,不知道谁能点个梗呢?




开始!




夜雨打窗 庙外惊雷响


剑光凉 朔月幽辉凛凛 穿心膛


 

      薛洋:“啊~又是小矮子和他二哥的,什么时候才能轮的到我和道长啊~”


     包子:“快了,快了!”


吐言二三 临终诉衷肠

  


       包子:“可终究是无人信!”


市井藏 也曾共济食糟糠


如今却 故知反目葬新丧


妄想 逐月无期难触寒光


道恨生 恨难拥执手共当


敛芳 敛不得一人情长


冬雪几降 白衣踏青霜


话凄凉 恍觉孤身独盏 影无双


萧声轻响 旧情终难放


如何忘 千里明月寄思量


遥念想 不禁恸(tòng)恻裂旧伤


断肠 提笔与君书 又几行


弦勒指 问灵千遍血染琴上


奈何 封棺埋骨夜雨凉


     一曲完~


     包子:“咳咳,总是发这些悲伤的歌气氛都不活跃了,这次我们来一首……《在下名叫蓝忘机!》”

   


     蓝二:“????”



咳咳,开始!





姑苏城外  


云深之间


钟灵毓秀  


初长成蓝家少年


闭花羞月


   沉鱼落雁 

  


        魏无羡:“噗!哈哈!这词用的不错!不错!”


路过沿街 


  大姑娘看直了眼


        魏无羡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说:“我老公魅力就是大!”


       呕!不要脸!


     薛洋:“魏无羡,你能要点脸不!”


     魏无羡:“要脸的人估计都是单身狗,你以为你要脸?要脸有个毛用?二哥哥陪着就行!”


   薛洋:“切~”


山崩于前


  他仍风度翩翩  


直到遇见   魏无羡


原本他是双壁之一   天下无敌


怎么后来    家训名誉   全都抛弃


冰山男神    一朝弯了   还挺可惜


      包子:“不可惜!这是拯救了多少的少女不再抱有期望啊!”


你要问 是谁 他名字叫 蓝忘机


含光君 出柜  有很大压力


叔父大人 很生气  还想赶走  魏婴


望你终成大器   你却爱上辣鸡


真是岂有此理


  滚去给我抄家训  哦哦  滚去给我抄家训


        蓝忘机:“这次回去后叔父估计又要……”


        蓝曦臣:“忘机,我之前已经失去过阿瑶一次了,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不然我根本接受不了!”


        蓝忘机:“忘机自是理解兄长的!”


        蓝曦臣:“嗯!”


藏书阁里  藏着秘密 


十五岁起  便动起暗戳戳春心


他字无羡  大名魏婴  夷陵老祖  他是我心头小娇妻


他一撩我  我就只想天天  **** 快闭眼


就我一个 光天化日 偷亲魏婴


就我一个 喝点小酒 还敢偷鸡


你若问起 我是谁 我就告诉你 承认了 哦哦  在下名叫蓝忘机


      金光瑶:“忘机喝酒后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难道你们蓝家人都是一杯到吗?怪不得云深不知处禁酒!”


      蓝曦臣:“这,云深禁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偶尔出次柜  还蛮有压力


叔父大人  别伤心  担心气坏身体


魏婴这个侄媳


其实还挺讨喜 机智伶俐 哦哦 情商颜值都不低


哦哦  大哥也说挺满意


       蓝曦臣:“只要忘记喜欢,我自然是同意的(不同意也没什么用啊)”


跟着魏婴  骑着驴一起打山鸡


打完山鸡 去看看**家闺蜜  江澄这只单身狗  依旧臭脾气


别看不惯魏婴 不定以后做妯娌


       众人:!!!!!?????


         蓝曦臣:“阿,阿瑶!”


        金光瑶:“蓝宗主有事吗!”


       蓝曦臣:“阿瑶,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啊!”


         金光瑶:“那是怎样?哼!”


         魏无羡:“嫂子!嫂子!你别生气啊,大哥他这么爱你,你舍得离开他吗?”


          金光瑶:“离开就离开,没了他我还有成美和悯善!”


         魏无羡:“大嫂消消气啊!”


        蓝曦臣:“阿瑶……”


      金光瑶扭头就走向薛洋和苏涉那边,不理身后人的言语


          蓝忘机:不是我的错啊!


          包子:也不是我的错词又不是我写的,而且找的还匆忙,道友们站的cp还很多,真的不是我的错!


就我一个 敢咬老祖 这里那里


就我一个 搞得老祖 下不了地


天天就是天天  少一次都不行  叛逆就叛逆  谁说不我跟谁急


光天化日 


敢偷亲魏婴  就我一个 


喝点酒  还敢偷鸡


你若问起我是谁 


我就告诉你 承让了


哦哦  在下名叫蓝忘机 


哦哦 在下名叫蓝忘机


姑苏蓝二最霸气( ̄▽ ̄)




     蓝曦臣os:阿瑶不理我了怎么办……


      魏无羡:到床上去调教!!


   蓝曦臣:不!这样阿瑶肯定不会在理我了,更何况薛洋和苏涉可不是吃素的。


     魏无羡:嗯……那就只又找……喂!包子!你挖的坑,你自己填!


     包子/瑟瑟发抖:是!是!


     包子:“咳咳,下一首歌《恋爱循环曲》曦瑶的!”











*这次写的《在下名叫蓝忘机》并不是想要引战,只是想让文有点梗而已,如果有引战的话望告知,立删!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21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短小勿怪

*ooc注意雷避

*cp曦瑶晓薛忘羡双聂,单身苏哥哥


包子:“今天这首歌叫《反派什么的不干了》”


魏无羡:“盲猜是薛洋大嫂苏涉中的一人!”


包子:“羡羡,你可以再多一个外号,叫猜歌王老祖”


魏无羡:“切切切~才不要,难听死了,明明是你这歌名太明显了~”


包子:“好吧~” 开始!


放弃啦 不干啦


当个反派累死啦


天天费劲心思


当上仙督到底为个啥


           金光瑶:“当然是想证明自己,还有能和二哥在一起~”


           蓝曦臣:“阿瑶现在不当仙督,也和我在一起呢~”


被砍啦


被捅啦


彻底放弃不干啦


领了便当就和二哥结婚直接回老家


            薛洋:“噗噗~小矮子,你莫不是忘了怎么死的!”


            蓝曦臣os:是被我用朔月……我……对不起


            金光瑶:“……成美,你莫不是忘了晓道长当初怎么评价你的!”


            晓星尘os:我说“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阿洋那时肯定很难过吧……对不起


            so 蓝曦臣and晓星尘os:回去之后之后学天天!!


            金光瑶:“成美,有没有一阵冷颤!”


           薛洋:“你也感觉到了?”


            金光瑶:“嗯……”


一出场就要脸滚楼梯


捡美男拜把子还是直滴


雅正端庄叫我怎么调戏


想要把剧本枪毙


            包子:“其实蓝大可以调戏瑶妹的!”


千辛万苦得了一点功绩


成美还要说我是耍心机


不过讲这些都没啥意义


因为兰陵金家就是这样残酷美丽


据说莫家庄新出了一个来搞基


      包子:“如果莫玄羽知道瑶瑶最后的结局会不会后悔献舍……”


       


主角光环呼风唤雨是多么神奇


一路火花闪电又附送免费CP


再看自己这里都是啥


杀妻杀子啊


弑兄弑师啊


放弃啦 不干啦


这个大哥真可怕


一言不合就会踹我下楼还要骂脏话


      包子:“我想提个疑问,聂大踹瑶瑶下金麟台时已经和瑶瑶拜过把子了,都是兄弟了,他骂瑶瑶‘娼姬之子’岂不是也把自己骂进去了?还带着蓝大和聂导……”


      魏无羡:“有道理!”


      聂大:“我……我不知道……对不起!”


      


被砍啦


被捅啦


影帝怀桑演技炸


明明说好人设纯良怎么马上就黑化


      聂导:“因为我喜欢我大哥啊!”


放弃啦


不干啦


观音庙里躺尸吧


轮回都入不了恶名傍身到底图个啥


便当啦


再见啦


反派让给别人吧


我不干啦



     包子:“这首歌虽然听起来鬼畜,但还是很让人难过啊,瑶妹真的是,很惨很倒霉的反派了,


其悲惨的根源在于有个不靠谱的混账色狼爹,导致不小心娶了个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乱lun),还生米煮成熟饭的生了个智商有缺陷的儿子


自家娘亲是个清高的青楼女子,多情美丽又温柔,可惜被渣男骗,被嫖p客侮r辱


结交了两个好兄弟,拜把子当兄弟,大哥又太正直、铁面无私,没给过几个好脸色,每次杀人都会被大哥看到,每次说谎都能被大哥识破(衰)。大哥还“走火入魔”踹人下楼梯,出口成脏,好暴躁


结识的好友一问三不知聂怀桑,又是个表面纯良的大影帝,到处发信揭露真相,在最后,一句话就定了瑶妹被捅的结局


被自家混账爹逼着,护着薛洋,压力山大,各种被喷


没有薛洋的心狠手辣,没有他爹的无耻混账,没有温家的傻x残暴,是个倒霉、没来得及“黑化”的反派。抓了人质,还打算都放回去,逃跑之前还记得带上母亲的尸首...真的有点惨...”


(这段话来自评论里,若果侵权请告知,我会删的)


            众人听了这些话都沉默了 ,一时间气氛尴尬不已


          包子:“咳咳,好了好了,反正那也是以前,现在瑶妹开心就好!”

    

          金光瑶:“多谢!”


   包子:“下一首歌《逐月吟》”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同人歌时21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短小勿怪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注意雷避

*巨型ooc



      包子:“这首歌叫《星辰曾照我》”



未有人怜惜 稚子尚天真


拼力只为挣一颗糖 因嗜甜三分


直至断指溅殷红 呜咽不得声


也教落魄少年 学做了恶人


当日恣意遣少年 踢打嘲骂辱


今日纵剑降灾凌厉 定要满门屠


狂奔厮杀至穷途 世俗狠扼住我命门


     薛洋os:自道长走后我真的很少掀摊子了,因为……道长不喜欢


一杆瘦骨破败 如涸辙之鱼将卒


    薛洋:“嘿~这是我啊~”

    包子:“除了泥还能有谁经历过这么些痛苦的事情!”

     薛洋:“也对~”

      晓星尘:“阿洋,过来吃糖啦!”

      薛洋:“好咧!”


(戏腔)


所求不可得 所恨不可抑


      薛洋:“戏腔不错。”


降灾指前夫 必报以睚眦


星辰照我还时 恍见你来济 拂一身月白风清


    包子:“上善若水晓星尘,骄阳似火薛成美!”



    薛洋:“薛成美是谁,老子不认识!小心点老子把你舌头拔了”


    金光瑶:“成美~”


    薛洋:“我靠,小矮子泥!”


    晓星尘:“阿洋~乖啦~”


     薛洋:“哼,好吧,看在道长的面子上就算了~”


霜华凛冽俯身攒满衣襟 似铁沁冷布衾


甫一抬袖口便抖落一片滚烫 煨以温情


原是天教恶人遗千年 不该绝命


   

       薛洋:“俗话说祸害遗千年,大概我和小矮子就是这样吧。”


---------


爱恨不过后来事 初未解其一


适逢其会 便步步为营起了杀意


连你走过的路都是恭候已久的陷阱


我向地狱而活 邀你一同涉淖泥


     包子:“我觉得魔道祖师的一大特点就是反派都几乎让人痛恨不起来,每个人物都是独一无二的 ,魔道里成全了忘羡但也只成全了忘羡,所以其他cp都比较虐,玻璃渣毕竟多,有时过个节日写的都是刀!”

     蓝曦臣:“至少我们现在是甜的!”


(戏腔)


两人共瑟缩 好过我伶仃


浪子会回头 故人会心死


我是假借你手 贯心残忍封缄无辜善意舌唇


我是毁你救世行义初心的 淬毒薄刀刃


暗夜隆冬沉郁星辰照我还的春秋大梦


成美二字配我 想来有多么嘲讽


  金光瑶:“当初给成美起的时候想的是‘君子成人之美’虽然有点不切实际但我并不后悔给成美起这个名字。”


    薛洋/黑脸:“小矮子你活腻啦!”


    蓝曦臣:“薛公子,阿瑶只是逗您玩玩而已,薛公子莫当真,切莫责怪阿瑶,若薛公子实在是生气,那有什么气就冲在下来吧!”


       金光瑶:“二哥~”


   其余人os:护妻狂魔!!


---------

(戏腔)

两人同瑟缩 好过我伶仃


浪子会回头 故人会心死


我是假借你手 贯心残忍封缄无辜善意舌唇


我是毁你救世行义初心的 淬毒薄刀刃


暗夜隆冬沉郁星辰照我还的春秋大梦


成美二字配我 想来有多么嘲讽


   


       包子:“我觉得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名字叫成美就实在讽刺他,像悯善,常慈安,金光善,感觉都在反衬他们的罪恶,就跟《愚公移山》中的愚公和智叟,愚公不‘愚’,智叟不‘智’。”

     

       薛洋:“喂喂喂,别纠结名字了,下一首歌曲是什么?”


       包子:“下面一首啊?我还没想好呢~”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20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不喜勿喷,注意雷避

*短小勿怪

 

     包子:“这首歌叫《不负云深》”

    开始!

君曾挽长风练练白云 独步入孟春

销万世冰雪 寄此百年身

植庭花翻入一襟飞尘 争作袖上痕

孰泽蓁蓁?如是相问

书纸间墨色一任流走 轻叩红尘门

闲茶半盏 以为天樽

等一夜霁月初醒时分 心事无须陈

数尽过往 依旧云深

转小山长湖饮落月 窥眉边笑意剪

晴明才透春浅 光华难敛

欲破千重雪 隐于云间生灭

唤起箫声何处眠

君曾行晓风黯黯新月 至天光满昼

晨露沾衣上云色秋

非不解纷杂百态千景 自于人间游

等闲识得 草木易朽

梦年少茕茕飘零久 可有故人相候

未拂霜刃温柔 赠当年柳

袖手诸般愁 长近于云水前

如旧岁忽而远行

     金光瑶:“二哥不该这么落寞的啊!”

 

      蓝曦臣:“可若没有阿瑶,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意思啊。”

      金光瑶:“二哥……”

(*咳咳,我写这首歌纯属是因为好听,但都没有想到歌词是多么深奥,看得我无从下手,所以我今天再赠送一曲蓝大的同人歌,充下字数吧,不喜勿喷)

    包子:“咳咳,再来一首蓝大的同人歌怎样~歌曲名叫《春风等闲》”

    金光瑶:“原来喜欢二哥的人也不少啊~”

 

     蓝曦臣/笑:“可二哥只喜欢阿瑶一个啊!”

    金光瑶:“阿瑶亦是!”

          薛洋:“呦呦呦~小矮子,你们可别腻歪了,恶心死我了~”

          金光瑶/金氏微笑:“你不也总是和你家道长腻歪吗~成美!”

        

         薛洋:“我艹小矮子!不准叫我成美,老子才没有这个鬼名字呢!”

        金光瑶:“有本事你把‘我艹’倒过来念试试,还有,您先把对我的称呼改一下!”

     薛洋本来还想怼金光瑶,但是……被晓道长的一颗糖给骗走了……对!就一颗糖!骗走了!

     包子:“咳咳,好了,好了,听歌吧!”

    

也曾云深少年   低眉拂花绽

也似高楼月满   未许红尘沾 

一朝入绝地风霜染   长拜辞家山  

临危局慷慨纵长剑   且振袖挽狂澜

浩荡天声  伴我去来  知我悲欢

猎猎当风是白衫  征尘满

闻君风流  经年如旧 任他春秋偷换

朔夜无月  便取心魂 照彻复水重山

何人不曾  是非难  问浮生  凭谁判

为斟闲茶洗却风烟  风烟静再敲檀板

也曾快意山川    提白刃清霜绽     

也似眸藏星汉    一笑春风等闲  

四时相照披肝沥胆  故景画难全

一夕历荒唐生死关  交叠遍尝冰炭

酌酒自斟未敢  心事难陈  一肩担

人去也皎月仍悬  更哪堪

生死怎算  人间恩仇难挽  心弦易断

世情无端  道是共眠轻舟  也各自寒

云深雪重  竹千竿  似清骨  绕阶看       

可笑市井楼台人满   片言只语说不穿

闻君风流  经年如旧 任他春秋偷换

朔夜无月  便取心魂 照彻复水重山       

何人不曾  是非难  这浮生  随谁判

为斟闲茶洗却风烟  风烟静再敲檀板

心事凭栏  掩门别馆  听疏钟  是江南

前尘且散   不妨白衫  再持玉箫  风舒袖展       

             

云深雪重  竹千竿  似清骨  绕阶看       

可怜市井楼台人满  捕风捉影望不穿

遍踏平生  闲云淡  春冰涣  山月晚

问天下谁照影流连  可抵君临风一面

      众人:好听!

   包子:“咳咳,下一首就放晓道长的同人歌吧~”

  

     晓星尘:“啊?哦……哦哦!”

    薛洋:“道长的同人歌肯定很好听!”

    包子:“嗯~”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19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十分短小勿怪

*有ooc,注意雷避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禁止ky


     包子/邪笑:“这首歌你们听完一定会面红耳赤的,嘻嘻~”


      聂怀桑/摇着扇子,道:“不会是……是小黄曲吧?”


        包子:“正解!”


         聂明玦:“聂怀桑!你还挺懂的嘛!”

   

         聂怀桑:“大……大哥,没有啊!”


          聂明玦:“回去后把你的春宫图都给我烧了,不然,除非是你想实践一下!”


          聂怀桑/哭:“别!别!我回去就烧,我烧!”


           聂明玦:“哼!”




开始!


【少年倚树】


【蓝忘机】


布绫轻绕眼,倚树自横栖


闲花悄卧怀,更添幽凉意


唇含一二红,咬舌齿缠君


唇齿始绵密,意犹兴未尽


      蓝曦臣:“!!!!忘机你……”


【云萍共浴】


【魏无羡】


夜窗悄自开,闲月沐新浴


怕教秋波临转去,唇风吐微醺


磨唇长换吻,握腕相抵襟


暂眠含光怀中玉,汲汲待君取


      魏无羡:“老祖不要脸的吗?”

  

       薛洋:“您的外号,魏不要脸!”


       魏无羡:“你字成美,外号垃圾洋,小流氓~”



        薛洋:“老子不叫成美!”


         金光瑶:“成美~”


       薛洋/黑脸:“小矮子!”


      金光瑶:“好啦好啦~吃糖吗?”


      薛洋/拿过糖放进嘴里:“当然要~”


【蓝忘机】


守得云开见明月,拂袖抱月独自去


【魏无羡】


幽谷深郊嗅野邻,原是窃香君


才道是


【深郊灌木】


【蓝忘机】


轻浅眼稍迤逦声,时歇故作嘤嘤啼


原是情开自解衣,雨露初沾襟


      蓝曦臣/捂脸:“歌词好有画面感,忘机你太……咳咳!”

 

      蓝忘机没回话就一直看着蓝曦臣,蓝曦臣看了一看忘机,瞬间不知道明白了什么


【魏无羡】

由怀衔箫纳在口,往来四五不觉疲


佩环相击声声扣,微迎却似拒


【魏无羡】


拭唇撩以咬玉肌,汗透湿发闲得趣


醉折春枝聊赠君,暂做承水鱼

  


       包子:“道友们真的是太有才了!魔道有《春波绿》,渣反有《春山恨》”


       金光瑶:“渣反是什么?”


      包子:“这是另一本书的名字哦~”


       金光瑶:“哦哦~多谢姑娘解答!”


       包子:“不谢不谢!”


【蓝忘机】


摘花别婴凌乱鬓,颠倒簸花苦被欺


伏从弓腰辗转求,香消魂欲尽


【香炉夜情1】


【魏无羡】


月潜低窗来,烟缕解人衣


情愫不觉已暗生,藏经双知意


轻拢偶垂鬓,慢捻相交颈


君衔樱果羞对镜,巫山各云雨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可怜巴巴:“二哥哥~”


      蓝忘机/无视


【香炉小径2】


【蓝忘机】


枝下故人恍新颜,频之诱之旖旎声


隐见鞘寒剑柄热,抱幽卧花丛


有道是


【云游轻舟】


【蓝忘机】


春花秋月忽相逢,靡声暗涌互交融,


洞壁飞泄三千流,刃在此壑中


而今远游林外泉,枕舟揽臂意无终


深红浅白犹暗通,催入寻常梦


【魏无羡】


借醺俯首舔酒污,君面敛容江映红


醉眠臂枕春枝拢,盈握自含弄


遮目求索意朦胧,慵俯屈膝舷下躬


昭昭舟中缠春日,汲汲泉来风


     众人表示没眼看


【忘醉怀情】


【蓝忘机】


抹额襟带两相束,青丝暗合相交触


缱绻低言怀中醉,犹怜握玉足


【魏无羡】


盘根盛藤登临户,胜雪新蕊重吐簇


抬颈互交留浅痕,唇暖烫入骨


【魏无羡】


热似初乳凉似竹,


【蓝忘机】


闲如疏雨急如簇。


【合唱】


寒点春枝暖剪烛,星云尚能渡。


浮影花灯遥相祝,遍走归去旧时路。


从他初绽青枝上,开到春好处。


    包子:“魔道中我最佩服的是聂导的演技,其次就是佩服蓝二的肾和羡羡的腰!”


同!


同!


同!


同!


同!



      魏无羡:“咳咳,我还是要脸的!”


      其余人:“看不出来!”


     魏无羡:“……”


  包子:“咳咳,下一首是蓝大的同人歌哦,尽情期待吧!”








*这个因为天太冷了,晚上更新手冷,所以我想快点结束这个梗,所以我就不写群像了,只写单人或cp的,更在下系列时,一章里更两首在下歌曲,恋爱循环就照常吧。等文中几个人的个人同人曲都写完后再写恋爱循环和在下系列,这两个写完后差不多我这个梗就完结了!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18

*文笔不好,勿喷

*短小勿怪

开始

【金光瑶】

眉目印刻星辰移

足下开浪蕊遍地

【薛洋】

山远江阔茫茫人海里

偏留我踽踽独行

    薛洋:“又是我和小矮子…!”

    包子:“恶友太美好了~”

【金光瑶】

承颜候色俯首向千夫

七情不解六欲亦未除

恨生悲辛尝尽伶仃困苦

有人垂双目亦有人振臂呼

【薛洋】

降灾森然负万人骸骨

舔去刃上悲恸咒言与血污

拆尽负我者骨肉烹水以煮

抵喉饮血亦未能饱我腹

【金光瑶】

纵然常陷囹圄步踏入泥泞

通透心仍高于浮云顶

若非百步筑**我意难平

谁会登顶那步去畏避

【薛洋】

荒唐客总装作他独醒

手中降灾怎甘于浪得虚名

世人常善怀可笑之情“悲悯”

输于我“少年”心性

【金光瑶】

杀他一人,也不会从此高枕无忧。我甚惶恐,左思右想,只得如此了。

      包子:“其实我觉得瑶瑶并不是真的恶,如果真的恶的话当初为何要放了思思?永绝后患岂不更哉?”

       金光瑶:“多谢姑娘的评价,可……的确是恶人,洗不白的……”

        蓝曦臣:“阿瑶不需要洗白,阿瑶什么样二哥都喜欢”

    其余人感觉自己闪的刺眼

【薛洋】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五十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包子:“如果有人能受一次阿洋受过的苦,估计也不会说阿洋了,世道不公,凭什么有的人生来便高高临云端?有的人却沦为脚下泥,一辈子洗不净?”

【薛洋】

温言义行难正我反骨

三分血肉深铸七分恨入骨

【金光瑶】

唯命是从之姿以遮我戾目

手刃前因丹砂化血何足

【薛洋】

若我亦怀伪善临阵却惧敌

何不喂血以唤刀而醒

嘲我可怜可悲然死不足惜

百尸山上再论个输赢

【金光瑶】

一朝抽刀满指血沥沥

誓要辱我者惊起怒目皆惧

怕天地皆知我将落为谈柄

又何妨谋友弑亲

【薛洋】

我说话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如果我说要杀一个人全家,那么就一定是全家,连条狗都不会给他留下。

    包子:“常言道,薛洋出马,鸡犬不留。”

   薛洋:“那是自然~”

【金光瑶】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记得见好就收。

【金光瑶】

指尖深吻残骨利

足下踏血尘遍地

【薛洋】

诡雾缭绕茫茫尸海里

偏留我踽踽独行

【合唱】

独步人恰遇同路并肩齐行

两方因果却一处孤佞

黄泉道探瞰曾踏人间途径

寻哪方才是炼狱荒境

一朝堕道满指血沥沥

誓要辱我者惊起怒目皆惧

嘲我可怜可悲然死不足惜

轮回后再论输赢

   包子:“世人皆知姑苏双璧,云梦双杰,殊不知兰陵双煞。”

【结束语】

二人踏过这方境地,便往炼狱火海的方向行去。

却是不知,那里和人间,究竟哪处苦恶更疾。

     薛洋:“词写的还挺霸气的,不错不错!”

     包子:“喜欢就好,咳咳,下一首《春波绿》”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17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大晚上的天气凉,手冷,所以文非常短小,勿怪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

*有ooc,不能接受的请雷避


开始~


  “阿洋阿洋听我唱”


     薛洋:“听着呢~”


  听完后愿你睡的香


    薛洋os:信不信道长能让我一夜不睡……


  哭了可别找道长


 

晓星尘:“不用阿洋来找,我去找阿洋!”

薛洋:“切!谁……谁要找你啊,哼!”

晓星尘:“好好好~”


  道长不知在何方

  故事发生在义庄

  兜兜转转终以死收场

  星星的尘留在世上

  阿洋入轮回场


     薛洋:“就我这样的人,入了轮回,下辈子估计也不咋滴吧~”


  罪无可恕自当作痴狂

  孽无可渡自甘亡

  十恶不赦也不求原谅

  恣意嘲笑世间虚情炎凉一派荒唐

  践踏风月雪霜

  勘破人心未破情长

  晓光两三丈

  错看成太阳

  昼夜两茫茫

  “阿洋有段旧过往

  没了小指也没了糖”


金光瑶:“成美爱吃糖,可能是因为以前生活太哭了吧……”


  他说疼啊路人匆忙

  目光都懒得放


包子:“这就是世人啊~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所一直保护这的世人啊~呵!”


  阿洋阿洋别惊慌

  光在远方我在你身旁

  一同去寻你的道长

  “等他唤你阿洋”


   晓星尘:“阿洋阿洋阿洋……”

薛洋:“停!别喊了,胖子,你还我以前清风明月的道长!”

    包子无辜中枪


  却见桌前饴糖沉思想

  却寻数载锁灵囊

  做戏逢场却落幕彷徨

  善角自清傲怎堪堕尘随恶方

  走过奈何桥恩怨放

  赎尽罪孽渡心盲

  晓光两三丈

  是千万月光

  照路两茫茫


  魏无羡:“你们的故事还真是够虐的!”

   薛洋:“你以为你们的能有多甜?”

   魏无羡:“比你们的甜多了~”

    薛洋:“才怪我!”

包子os:忘羡的歌的确比晓薛和曦瑶的歌甜的多……


      包子:“咳咳,下一首,《枉恨生》”

       魏无羡:“这因该写的是嫂子吧,毕竟是‘恨生’吗~”

       包子:“正解!”







*感觉我现在写的越来越水了,可真的是没脑洞啊,将就看吧~


关于点歌

      不知不觉,这个梗我已经写了十几章了,本来没打算写多少的,但看到评论里有人点歌就顺便写了,我打算再更一点恋爱循环曲和在下系列的就完结,在没写这两个系列前大家可以点歌,不过我不会谢太多的,因为写多了就没什么灵感了,之前也有小可爱和我推荐文,但可能有点多,名字没记住,所以可以在这个评论里说一下,也可以在QQ群:958387088里和我说。

占党致歉!

当魔道中一部分人遇到自己的同人歌时16

*有ooc,不喜误入

*渣笔,不喜勿喷

*cp曦瑶,晓薛,双聂,忘羡,外加单身苏哥哥


开始!


        包子:“这首歌叫《云月惊鸿》名字很好听吧~”

         薛洋:“挺不错的,为什么别人的同人歌都是高大上的,而我和道长的同人歌就不太一样?”

        包子:“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到不知道。”

         聂怀桑:“兄台,你抢我台词……”


   

路人扬:“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路人白:“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

【聂怀桑冷笑】


       包子:“每一个成熟的人,都是经历过磨难,才慢慢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万物尽收眼底。”(这是《山有木兮》里的词,应该可以用吧?)


聂明玦:“怀桑,今日习刀了吗?”



         聂怀桑:“大哥,回去之后我还要习刀吗?我不习刀,也可以管理好聂家的……”

         聂明玦:“嗯……”

          聂怀桑:“大……大哥,你是……是同意了?”

          聂明玦:“再问我就反悔了!”

         聂怀桑:“我……我不问了,不问了!”



晨风穿廊 撷春枝柳叶

吹醒谁家 小少年

有春絮落发前

笑问“来寻谁家叶?”

指将新绿铺扇间

明烛江舟 夜船行乐宴

此间少年 无不言

江湖若涉刀与剑

不如与我谈诗篇

皆临风雨我独闲

想来倒是 姑苏无闲宴,书山卷海 又寻哪一篇

【蓝曦臣:“怀桑,我前不久从清河来,你大哥还问起你的学业。如何?今年可以过了吗?”】


          包子:“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有人在聂导那部分发『聂导保佑我考试近……名』,诸如此类的,但其实聂导自己学习也不好啊,怎么保佑?”

          金光瑶:“是一个美好的祝愿而已,也是表达对怀桑的喜爱啊!”


       聂大os:嗯?有人喜欢我弟弟,不行!


《雅正》家训才抄 三千三百遍

他日若 云月抛砚执笔

为我题扇面

抖扇日月同辉 歌咏天水间

【金光瑶:怀桑喜好风雅,醉心书画,挺好的】


      包子:“声音好……好苏啊~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晕了!”

      薛洋:“又范花痴了!小矮子可有主了!”

      包子心里委屈可人家不说


     聂大对着聂二说:“回去之后可以不用练刀,但是你收藏的那些东西给我扔了!”

     聂二/哭:“不……不要啊~我……我练刀还不行吗~”


我远青山 山送我亦远

我行江湖 江湖久未见

借问何处觅春? 可寻青林间

他日若 乘雾踏云见仙

【聂明玦:做家主不需要寻仙。】


         金光瑶:“大哥还是很严厉啊!”


放鹤仙山巅

将沧海览遍 方外游倦


    『前方高能预警』


聂明玦(低声):“聂怀桑,你的刀呢。”,

聂明玦(高声):“聂怀桑!你的刀呢?”,

聂明玦(震怒):“聂怀桑!你的刀呢!!”

聂怀桑:大哥!!!!!


        听到这里聂怀桑……哭了……

       聂怀桑:“大哥死了之后,我一直在想若是在这之后,还能听见大哥让我去练刀的声音该有多好啊,可……”

       金光瑶:“怀桑,对不起……”

       聂大难道一次轻声细语的说:“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

      聂二/喜极泣泪:“嗯嗯!”


骤雨敲窗 狂风摧砚

烛火燃千卷

墨洒如血 当恨溅满面

清心一曲 祸起琴上弦

阴阳两隔 骨肉仍相连

本为野鹤闲云 也甘作鸿雁

画扇笔 亦可驭风掣电

夺魂未见血

抖扇天光失色 幽冥开一线

天公执笔 人间无遗卷

一笔一恩 一划一夙怨

生死既知何须 见上这一面

我今必 拭至剑端映日

可窥光于天

出鞘日月改 山河骤变

怀桑:“曦臣哥小心背后!!!”

(金光瑶被剑当胸刺穿),金光瑶:“...怀桑,你可真不错啊。(恨恨道)我居然是这样栽在你手上……,好一个‘一问三不知’!难怪了……藏了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聂怀桑冷笑】


          包子:“虽然我是个瑶粉,但真的是对聂导一点也讨厌不起来,都说聂导的‘一问三不知’是演的,是!在聂大死后‘一问三不知’的确是装的,可以前呢?他是真的‘一问三不知’啊!”


        同意×n



         聂二:“如果三哥没有杀了大哥的话,可能,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三哥了吧!”

         聂大:“到头来,还是我的错啊!”

       

     

我怀有一剑堪磨十年

藏锋隐芒醉心花鸟间

可知一子落盘

全棋命皆悬

他日必踏云月惊鸿来

鹤为我衔剑

荡尽不平之事 换山河骤变


     包子:“真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聂怀桑:“大哥,大哥,你蹲下来行不行?”

聂大闻声便蹲了下去,正疑惑着结果自家弟弟就……就亲了自己……

      钢铁直男聂明玦脸……脸红了!!!!!


     聂大os:!!!!!!要不要反亲回去?


   那是当然要!所以……聂大就亲了回去!!!



       其余人表示: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




         这次换聂二脸红了,便扑近了自己大哥的怀里撒娇


         聂大os:“可爱,想……天天!”








      包子:“咳咳,好了好了,这一曲结束了,下一首《岁安谣》”


      包子os:所以我把他们复活就是秀恩爱的吗?我是一条单身狗来找虐的吗?




小剧场:假如怀桑听到了自家哥哥的内心独白时……




      聂二:“大……大哥,你不是直的吗!”


     聂大:“现在弯了,因为你……”


    聂二:“能不天天吗,我没有魏兄的好腰啊~”


     聂大:“不能!”


     聂二:“二哥三哥快带我走吧!”


    包子:“不好意思,您的二哥和三哥正在天天,请不要打扰他们!”


     聂二/石化


聂大趁着聂二石化的时间二话不说就扛起来……去天天了


        事后,聂怀桑扶着腰os:魏无羡!我恨你!


   魏无羡os:“管我毛事~我也才天天完!”